稳稳的锤攻党一枚♪(っ´ω`c)
忠守CP不可逆原则(A锤O根是王道♥)
※以上纯属个人喜好,同好欢迎,不理解者不强求但请勿干扰,绕道~~ヽ(•̀ω•́ )ゝ✧
一只11区的神经质混血逗比。(..•˘_˘•..)
现重心转至锤攻同好群(群主是本人,勿认错)与微博。

【肖根】Serendipity

昨儿刚买了刺客信条E叔三部曲在玩着,

刺客系列主角都太像锤,身手一流又调皮。都有个小马尾辫~~(在豆腐君说了像锤之后忍不住入了坑~)

碰巧打累了随手更新了下,竟然发觉心爱的但已出坑的猫子正酱收了个尾~~

依旧是喜欢的文风呀~怀念~(っ´ω`c)


fufufu,御姐警花Root和破坏狂调皮少年Shaw,注定是不安分又多彩的一对儿~~(PS:局里的饭够这小吃货吃么?)


猫子正:

刚好看到了之前的债,已经打了满长的,所以收个尾

警花Root x 街头艺术家Shaw

/

Root不禁苦笑着,似乎低估了那孩子。

「队长﹑局里——噢!」

匆匆来到她身边的是一位年轻的警员,有着一张亚洲的脸庞,看见眼前的景象,此时的讶然更加明显。

「北山,我会晚点回去。」

身为局里智能测验突出﹑必要时可谓辣手摧花的警花Samantha,底下的警员们没有人敢直呼她的名与姓,仅能小心翼翼地用她的绰号交流——Root,但不知怎么地,无论是什么台面下流通的八卦,竟最后总能传到她耳里。

大家只好维持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,不再做任何揣测——据说她曾是越洋杀手,或谓顶尖黑客。无论如何,现在都只是局中公认的一支花。

危险,风情万种,高高在上。

但最近有人窃窃私语着,据说Root脸红了。

警员A怪罪于天气,阳光普照则不难中暑;警员B翻了大白眼,觉得自己同事是个笨蛋。能让女人无所防备的脸红,当然只有罗曼蒂克与热吻......

是的。 Root的确脸红了,她伫立在原地望着一面墙,形状姣好的鼻翼散到脸颊是一片晕红,但原因都不同于上述警员的猜测。

「真是......不听话呢。」

眼前是一大片使用喷漆创造的涂鸦——不,这么说起来太笼统了,精细的程度而言,该说是画作......还是警花Root的大大画像。

脸上却幼稚又不合宜的加上了一道道红色伤疤。

Root并不觉得罗曼蒂克。

兴奋。她感觉到兴奋,几乎令她的胃愉悦的抽搐着,Root从未在警界生涯中有过任何一次的这种感觉,如此强烈......让她的指节止不住地痉挛着。

——她未失手过,从未错失任何证据。

所以Root绝对要把这幅画的作者揪到眼前。这办起来不会太难,她原本就忘不了那中东混血的漂亮脸蛋,娇小的身子中蕴藏着力量﹑一身性感肌肉的年轻人,名字是Sameen Shaw,甚至还叼着画笔。

从她走路的样子就知道她床上功夫很棒。 Root不该这么想的,她是警官或黑客或杀手,而她是街头艺术家或破坏狂或调皮少年。但Root就是忍不住期待让那身肌肉用在自己身上。

Root走近端详这墙画,边压正帽缘,然后伸出食指轻抹了下,不意外的发现已经干了,她又转了转褐色眼珠。

没有什么是不会留下痕迹的。

这么想着的她突然挑了下眉,蹲下身,纤瘦的身子背对阳光,Root在地上找到了一点端倪——喷墨状的红色颜料轮廓,差些要被踩糊了,但又看看那画上,脖间与锁骨处的浅浅红痕特别符合这色号。

应该是Shaw一如往常叼着画笔的习惯使然。

Root拍了照后勾起微笑,开始跟随着那点痕离开局旁——没错,这即是纽约警察分局的侧墙。

她说过了吗?她也特别欣赏Shaw的无畏。

循着点点红迹又转过一个街口,她瞥见了墙上的画,是把等身大的黑色斧子。

很好。 Root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瞬危险的信号,她当然想知道这个答案。

枪与斧子,是哪一样更方便来撕裂柔软的心脏?

黑色的喷漆在地上刮出一道长长的痕迹。有时歪扭,写的是Root的名字﹑Root的姓氏,部分则是平直,又或已经被车流肆虐到不堪辨识,只能勉强看出还有斑驳的黑色颜料。

Shaw仿佛是随性的勾勒出这些字,却又刻意的,强调着她的一切已经被厘清。但Root越是感到好笑又可爱,那年轻人又怎么能用这些表面又轻浮的字词强调自己的存在感呢?

Root摆晃着手中的一串钥匙,发出了清亮的敲击声,这是掌握自由与束缚的关键,却在炎热下被她轻慢地玩弄着,正如她耐心的参与著Shaw留下的游戏。

她早就知道这是一条死巷,而墙上也是最后一抹黑色颜料。

「Sameen,妳的游戏还是粗糙了点。」

即使脚步声有意地被压低,Root还是悠悠的向到来的人说道。

「把妳引来不必花太多心力。」

Root听到背后传来的轻哼一声。那人若不是拿着斧头就是叼着画笔,再背着满是喷漆罐的后背包。

「妳有必要跟我回局里一趟——想必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对妳这么说了,但听說妳一点都不温柔呢。」

这不是询问。

「肖像画还行吗?」

而Shaw也没有正面回应的兴致,依旧冷着语调。

「听說妳是局里的技术宅,该是出来晒晒太阳了。」

「在妳心中,我还挺美的呢。」

「少啰嗦,Root。想带我回去就得让我认同妳的本事。」

妳﹑的﹑本﹑事。

Shaw的声线是低音炮,让人听着舒服,又不知不觉地便被那磁性的音色渗透。

而她正邀请著。

「亲爱的,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呢。」

Root大大的笑着,在对方耳里听来是开心得太过分。

「是手铐快,还是妳的斧头快呢?」

彷若是偶然被动摇,又或早已等待已久的。

——两对棕色的眸子在刹那撞上。

评论(2)
热度(123)
  1. 佚名啊猫正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Sasori-蠍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